校庆头条

屈维英:我不是兰大人,但热爱兰大、宣传兰大

编辑:王泽琪 来源:兰州大学校庆网 发布日期:2019-09-14

近日,最新出版的《中华辞赋》杂志刊登了题为《刘冰赋赞》的文章,这篇赋的作者之一,是我校文学院81级校友,现任广州珠江云峰控股集团顾问、贡唐利生会副会长的王云峰。他在今年6月向母校捐资100万元人民币用于支持兰州大学教育事业发展,从而为学校师生校友所熟知。

 

 

 

刘 冰 赋 赞


屈维英 王云峰

 

公仆高标,饮誉陇右中原:高校旗帜,遗范杏坛名苑。其纯如玉立冰清,其志若鹄飞昊天。悠悠九六载,生命流光,漫漫求索路,信念如磐。危难关头,善决善断;求真务实,敢想敢言。育大才,明大德;做人梯,见肝胆!

 

伟哉刘公!生于河南伊川,长于洛河之畔,领古都文采,诵洛神美篇。家境拮据,常忆姥爷赐烧饼;共赴国难,甘为真理而履险。读生活之大书,求真知于实践。垂髫之年,活跃坊间。宣传抗日,创农民夜校;追求真理,赴圣地延安。瞻宝塔之霞光,养正气之浩然。转战于青救农会,挂帅于豫西两县。接“地气”,融入工农兵大潮;承“天运”,荣任团中央高管。聆耀邦之宏论,晓大势于心田。高层历练,胸有乾坤,廉洁奉公,宏图初展。

 

嗟夫!刘公之功,重在育人,奖掖后学,名垂高校。清华任职,辅蒋公南翔;大德育才,重言传身教。十年浩劫,清华重灾,煌煌学府乱象纷扰,刘公抱璞泣血,奔走呼号。两度上书,事关教育之命运,一腔热血,涌动赤子之心潮。虽遭不公,不改其道。其言也铮铮,其行也昭昭。

 

“文革”终结,教育迎来春天。刘公西行治兰大,兰大合力挽狂澜。明辨大势,放眼前瞻。为江隆基校长彻底昭雪,为知识分子高调平反。釆民意之芳华,增班子之活力,领袖称赞;正教、研之天平,畅晋升之通道,央媒广传。至若办学思想,则力倡中国特色,世界前沿。改善学子膳食,端盘站队陪餐。关心师生体质,参加拔河狂欢。校风正正,学风端端。教研升华,小荷露尖。留学深造,兰大四次夺“状元”;夯实本科,十二院士出兰苑。萃英风流兮,千帆竞渡,兰大重生兮,光耀陇原。

 

尔后,公乃进省委,上中央;献良策,建臻言。促文物保护立法,字字珠玑;推义务教育升级,句句忠言。乃至离休,壮.心不减当年。心系教育强国之大计,设“刘冰奖”于清华兰大,寄重托于俊才,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息尚存,思考不息,回首往事,恢恢鸿篇。呜呼!耄耊增辉,忧思绵绵。办教育,高校铸碑;作公仆,人民长念!今当盛世,夙愿已遂,刘冰之名,山高水远。

 

 

然而,《刘冰赋赞》的另一位作者——屈维英(上图左三),直接说他的名字,恐怕熟悉的人就不多了。但是,如果提起“兰大为何状元多”这个说法,相信很多师生都不陌生。而这个说法的首创者正是屈维英先生。

 

屈维英,1942年12月生于甘肃环县,先后毕业于甘肃省中医学校大专班和中国新闻学院。新华社高级记者,中华辞赋社会员。在30多年的记者生涯中,足迹遍于千里陇原、燕赵大地及除西藏以外的全国各地。出版的著作有《中国民工潮》、《走遍长城》、《碣石新篇》、《皇家医事》、《皇家养生》等,共七部200余万字,以及《环县赋》、《甘南赋》、《北戴河新区赋》、《中医赋》、《刘冰赋》等。2003年退休后,热心慈善事业,任中国煤矿尘肺病防治基金会高级顾问。

 

他见过江隆基,采访过林迪生、刘冰、徐躬耦、聂大江、胡之德等校长,采访过辛安亭、崔乃夫、刘众语、李希、刘淑华、廖世伦等兰大老领导,还采访过朱子清、刘有成、陈耀祖、黄文奎、郑国锠、仝允诩、吕忠恕、赵继游、段一士、赵俪生、柯杨、齐玉昆、钱伯初等老教授。为江隆基平反期间,还采访过江隆基夫人宋超、女儿江亦曼等。刘冰时代,他曾作为新华社甘肃分社骨干记者,在兰大蹲点,写过一系列有关兰大的重要报道,稿件有20多篇,其中有两篇受到时任国家领导人的批示;“兰大为何状元多”刊登在《瞭望周刊》上,引起较大的社会反响。

 

 

 

兰大为何状元多

 

屈维英

 

一九八五年秋季,全国十二所重点综合大学参加的赴美化学留学考试,兰州大学十八岁的田宗强获总分第一。这是兰州大学自一九八〇年以来在全国赴美留学考试中第四次“夺魁”。首次夺魁是物理系学生胡青,他在一九八〇年我国首次赴美物理学留学考试中夺得第一名。第二次是化学系学生倪锋,他在一九八一年我国赴美化学留学考试中夺得第一名。第三次是化学系毕业生胡兰,她在一九八一年从兰大化学系毕业后,先考上中国医学科学院研究生,接着在我国赴美生物化学留学考试中夺得了第一名。

 

人们不禁要问:这么多的“状元”为什么都出在兰大?

 

学生的起点比较低,但在良好的校风熏陶下,特别刻苦。

 

兰大每年招收的尖子学生并不多,一般说来,学生的起点比较低。即使那些夺魁的佼佼者,入学成绩也不高,有的进校后学习还感到吃力,甚至有补考科目。但是,兰大的学生在良好校风的熏陶下,特别能吃苦。

 

兰大学生不迷信天资,不依赖客观条件,不企图在学习上走捷径,只知道扎扎实实地学,勤勤恳恳地练。首次夺魁的胡青,在校期间除学好各门功课外,还做了大量的课外作业。仅高等数学,就先后作了我国数学家樊映川、美国数学家施皮格尔、苏联数学家吉米多维奇和龚杰尔等主编的四种高等数学习题集中的五千多道习题。平时他总带着一个小本,遇到难题就记在上面,一门功课学完后往往能提出上百个问题。他把这些问题反复“咀嚼”,与同学和老师们展开广泛的讨论,直到完全“消化”为止。因此,他刚上完大学三年级,就以优异的成绩夺得赴美留学考试的第一名。

 

这种刻苦学习的精神,在出国之后,也不稍减。第二次夺魁的倪锋,一九八二年进人美国康奈尔大学后,被称为全校最刻苦、最用功的学生。他学的每门功课成绩都是“A”(优等),荣获了康奈尔大学研究生第一名的嘉奖。

 

兰大学生多来自我国经济不发达地区。前面所说的四名“状元”,就有三名来自甘肃的河西走廊,一名来自河南的息县。艰苦的条件,养成了他们朴实的作风。而兰大也总是把刻苦、朴实视为一种良好校风,加以提倡和发扬。当然,兰大也有“六十分万岁”的学生,但学校不给他们开“绿灯”,不让他们一进大学就象进了“保险箱”,学好学坏都一样,而是采取严格的淘汰制以保持学校的活力。学生该留级的留级,实在跟不上课的劝其退学,严重违犯校规的开除学籍。一九八五年的千余名应届毕业生中,就有六十多名未拿到学士证书。这样做,使学生懂得,兰大是培养人才的高等学府,不是混文凭的地方。不思进取,就会被淘汰。

 

物质条件比较差, 但教学第一线保持强大的教师阵容。

 

与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同类大学相比,兰大办学条件比较差。但兰大的千余名教师,具有强烈的献身西北教育事业的责任心和集体荣誉感。他们以教为荣,始终站在教学第一线。就整个教师队伍的学术水平来说,兰大并不比别的大学强,但从任课教师的资历和水平来看,兰大的教师阵容却是很强的。以兰大化学系为例,全系讲授无机化学、有机化学、分析化学和物理化学等四大基础课的教师共有十七人,其中教授、副教授九人,讲师八人。化学系的教学阵容,大体上反映了兰大教学第一线的实力。

 

兰大的领导认为,高等学校必须办成教学、科研两个中心,首先是办成教学中心。教学是科研的基础。高等学校必须出人才、出成果,但首先是出人才,人才本身就是学校最重要的成果。因此,评价教师的水平,兰大把重大的科研成果同卓越的教学能力看得同等重要。学校明文规定,只有获得讲师职称的教师才有讲课的资格,每一个任课教师都要经过系主任的精心挑选、批准后才能上讲台。兰大不存在“教授不教,讲师不讲”的反常现象,而是“非教授不能教,非讲师不能讲”。为了鼓励广大教师热爱教学工作,献身教育事业,兰大设立了“教学质量优秀奖”,重奖那些教学效果好,能为人师表的教师。几年来,已有一百多名教师获得了这种奖励。当然,兰大也不忽视科研工作,近几年已有二百多项科研成果获国家、部委和省级的奖励。

 

浓厚的重教风气和教师们强烈的责任感结合在一起,在兰大形成了一支实力雄厚的教学“台柱子”。这支队伍包括三百余名正副教授和五百多名年富力强的讲师。有了这样一支教学队伍,才使一个个起点较低的学生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发愤力学,后来居上。

 

虽然处地信息比较闭塞,但师生头脑井不闭塞。

 

要问外地时兴什么装束、发式,兰大学生未必能得“满分”,但若要问本专业的进展和趋势,兰大学生并不比其他大学的学生知道得少或了解得浅。

 

兰大地处大西北,信息比较闭塞,尤其是国内外一些重大的学术活动较少在这里举行,但兰大教师的头脑并不闭塞,眼界并不狭窄,这使学生也不孤陋寡闻。因为,兰大在师资队伍建设上提倡“五湖四海”,全校百分之八十的教师来自外地和兄弟院校,他们所组成的信息网,能及时把外地的新思想、新见解传播到兰大。在学术活动方面,兰大重视“远缘杂交”,避免“近亲繁殖”,提倡各种不同学术观点和学术流派的学生们自由讨论,各抒己见,互相争鸣。与此同时,兰大近年来先后送出二百多名中青年教师到二十多个国家深造、讲学、开展学术交流。这些教师回国重返岗位,把国外的最新科研成果、最新学术观点和最新教材,及时地反映到兰大的讲台上和教材中。目前,兰大已与美国的密苏里大学、田纳西州大学和加拿大的皇后大学正式建立了校际关系,还与国外其他二十多所著名的高等学校经常有学术往来。为使学生直接掌握国外学术动态,兰大近年来还在一些系、专业采用外文教材,用外文授课,由此提高了学生阅读外文书刊和接受国外信息的能力。

 

闭塞是一个历史的概念。随着祖国四化建设的进程,兰州,早已不是古代边塞诗人所描写的那样荒凉,她已成为全国十五个中心城市之一。因此,兰州的学术活动也日益活跃。一九八四年以来,仅兰大一家就在兰州举办了三十多个全国性的学术会议,参加的学者、专家多达三千四百余名。所有这些活动,都为兰大学生的成才提供了良好的学术环境。

 

(《瞭望周刊》1986年第8期)

 

 

屈维英先生在校庆办翻阅兰大发展现状的材料

 

在兰州大学迎来110周年校庆之际,早已退休多年的屈维英主动提出重访兰大,不仅见证了兰大“依然状元多”的现状,还与兰大校友王云峰合作,一鼓作气撰写了《兰大赋》、《吊江隆基赋》、《刘冰赋赞》、《任继周赋赞》等。

 

兰州大学百十年赋赞

 

屈维英 王云峰

 

似昆仑兮立千仞,若黄河兮奔万里。踞丝路之重镇,连欧亚之通衢。大德与大才俱重,人文与理工齐飞。伟哉兰州大学!九八五学府,人才济济;世界级名校,硕果累累。重家国之情怀,谋人类之未来。学子远航之灯塔,西北科学之高地;时代之弄潮儿,国家之千里驹。

 

回望兰大校史,波澜而崎岖。诞于国弱民贫之时,翔于民族复兴之际。为国育才,苦寒何惧,明德厚学,玉柱耸立。民族危难关头,兰大师生“捣碎花冠,停止歌筵,挥起铁拳,冲出潼关”,抗击日冦,血染中原;神州巨变,焚膏继晷,为国分忧。十年浩劫,兰大蒙羞,中枢之殇,铭痛千秋;洎乎改革开放,独树一帜,自强不息;学术精进,特色绚丽。科教强国,重邦之所重,攻坚克难,急国之所急。遨游学海,可谓浪漫之极,探奇解惑,心中甘甜如蜜!以本(科)为本,健步如飞。留学深造,连续四年夺状元(3);走向社会,勇立潮头创奇迹。秦大河,徒步南极,高擎气象队伍之大旗;王旭东,守护国宝,执掌敦煌故宫之宝玺。犹有数千核专家,奋战于“两弹”基地。新时期,出大师,结硕果!十二院士出本科,荣列名校之前茅。

 

至若爱生重道,明德厚学,泰斗授课,院士劬劳。深探植物细胞之真谛,郑国锠尊列先驱;奠定自由基化学之根基,刘有成屡创佳迹;李吉钧揭世界屋脊之动律,勇闯三极;任继周开草业科学之先河,名冠九域;辟核物理之新天,徐躬耦献身强国利器;攻拓扑数学之高深,周慕溪引起世界惊异;执教量子物理,钱伯初赢“剑客”美誉;教授中国通史,赵俪生精深卓绝;扬“花儿”奇葩,柯杨且讲且歌……皆金声而玉振,虽异曲而同劳。

 

矢志报国,旗帜高扬。献身科教,山险水长。君不见,冰川冻土,是其热恋之胜地;沙漠戈壁,是其弛骋之疆场;三江源头,是其生态之梦乡。攀登高峰,有惊有险,奉献青春,无悔无怨。耐得住寂寞,不怕坐穿冷板凳;守得住清贫,不为浮云遮望眼。探自然之奥秘,其乐无穷;展才华于西北,气吞昆仑。噫嘻!兰大精神,韧如沙漠之红柳,兰大风骨,坚如戈壁之胡杨!

 

群雁翱翔,头雁领队,兰大崛起,前辈奠基。江隆基身负重任,由北大而兰大,正本清源,传学术独立自由之精神,率兰大异军突起;刘冰临危受命,由清华而兰大,拨乱反正,播厚德务实之学风,促兰大浴火重生。北大精神,清华学风,溶入兰大血液,强化兰大基因。鉴往开来,后继者与时偕行,破浪搏击。

 

时维已亥,序属三秋。黄河清而皋兰秀,校友聚而宾客稠。芳华百十,成就斐然。母校恩深,回报感念。不忘建校之初心,牢记强国之使命。高唱校歌,永攀学术峰巅;坚守奋斗,再续“状元”新篇。

 

懿哉兰大!华夏高校之明珠,四海学子之圣殿!

 

近日,他整理40多年来对兰大的报道,发现以《瞭望》周刊为主的杂志12本,报纸报道15篇,他将这些资料原件全部捐赠学校档案馆,继续为兰大建设发展做贡献。他来信说:“我像母嫁女一样,正在梳妆打扮,不久你们就会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