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讲座采访

情系考古,践行为本——专访吉林大学杨建华教授

编辑:杨兆莉 来源:兰州大学校庆网 发布日期:2019-09-05

 

       应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邀请,吉林大学考古学院杨建华教授于2019年6月14-17日来兰州大学进行交流并做题为《匈奴联盟与丝绸之路的孕育过程》、《商文化对中国北方以及欧亚草原东部的影响》、《两河流域文明起源》、《东周时期中国北方两种遗存的辨析》四场学术报告。2019年6月14日下午讲座结束后,杨建华教授接受了兰州大学110周年校庆学生执行团队讲座采访项目组成员的采访。

 

       杨建华,吉林长春人,吉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1978年毕业于吉林大学考古专业,后留校任教至今,历史学博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七届考古学科评议组成员(2015年至今)、中国考古学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英国剑桥大学高级访问学者(1993-1994,2002)、美国匹兹堡大学高级访问学者(2007-2008)、吉林大学匡亚明特聘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考古学理论与学科发展史,西亚暨两河流域史前研究、中国北方与欧亚草原考古。主要学术论著有《两河流域史前时代》、《北方先秦考古论集》、《外国考古学史》、《春秋战国时代中国北方文化带的形成》、《公元前2千纪的晋陕高原与燕山南北》、《欧亚草原东部的金属之路》等。发表论文百余篇。

 

 

       杨教授非常重视田野考古实践的经历,她的考古研究是建立在山西太谷白燕遗址的实习基础上的,从独立负责一个工地,到从发掘资料揭示出从半坡四期到龙山早期的年代序列,这样就能够看懂周围相似遗存的资料,并可以通过研究得出自己的结论。这是自己在学术领域的一个新起点。杨教授表示:自己通过实践得出的结论和看别人发表论文得出的结论,是不一样的。所以做田野做考古人,一定要自己有基本的实习基础,必须要出去实践,因为在缺乏实践经历的情况下,仅仅引用别人的资料,仍不知道这个结论是怎么得来的。在将来的学习中,有没有实践这个基础是完全不一样的。杨教授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欲求真理,有客观全面的认识是不够的,实践必不可少。实践是人们能动的改造和探索现时世界的社会性的客观物质活动。”

 

       现在,不管是小说还是影视作品,对于“挖墓考古”可以说是非常钟爱了,一系列的盗墓考古作品,层出不穷,例如十分火爆的《盗墓笔记》、《鬼吹灯》等,这些作品对于大众如何看待考古挖墓或多或少有一定影响,很多人好奇,当中反映的关于考古的故事情节是真实的吗?针对小说或者影视剧中出现的“考古”和现实生活的考古工作是否存在巨大的差异,杨教授表示“自己很少看这种小说或者影视节目。但自己觉得写这些小说的人,不了解考古是什么,只是感觉到考古是一种神秘的事情,然后借着其中的某一点,运用了很多修饰,来做一些文学上的夸张。其实最早把考古写成文学作品的是童恩正的《珊瑚岛上的死光》,个人认为写得非常好,因为童恩正本身是考古出身。而现在写考古体裁的小说作者都不是考古出身,仅仅利用大家对考古的好奇,制造一种神秘感,如果平铺直叙,就没有人观看,所以故意‘卖关子’,吸引眼球、创造卖点。”

 

       同时,电视考古节目中充斥着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有些甚至无法用科学来进行解释,纯属无稽之谈,例如时空的错乱(在一个时代本不应该存在的事物却出现在这个时代)。对此,杨教授表示“现实中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当自己把考古作为一个专业去研究,就没有人再认为考古是一件十分神秘的事物了。比如咱们推到汉代,汉代的甘肃应该出现什么?大家是不知道的,你不知道那个时候应该出现什么,但是现在出现了,你怎么知道这个东西是应该出现还是不应该出现,只能通过文献记载查询,但是文献在这方面的记载都是非常简要的。”

 

       最近,网上出现一些有趣的新闻评论,说“西安一修地铁,就忙坏考古队”,因为西安地下有很多遗迹。这也从侧面映射出一个问题:考古发掘工作和城市建设如何统筹协调?杨教授建议“应该注重保护地下的遗迹,因为它们是几千年前我们的祖先留下来的,以后不可再生了。能够绕开的,我们应该尽量绕开。现在像王陵等都不挖掘了,因为我们还没有能力对其进行保护,发掘就等于是破坏。”

 

       莫高窟作为中华民族的瑰宝,人们对其充满了好奇与热爱,纷沓而至进行观赏。这就存在一个问题:如果太过开放,很多人进去就会对这些文物形成破坏;但是如果封闭起来,又得不到大家的关注,不利于传统文化的传播,概括之,为文物保护和文化传播之间的矛盾。对于这个问题,杨教授建议“限制人数就是对文物最大的保护,具体的平衡应该效仿故宫的做法:限制售票。大家可以排队,然后在网上预约,这样既能保证可以去参观,又不至于让前去故宫的参观者人满为患,对文物形成破坏。”

 

       除了对于国内研究的深入把握,杨教授还有着丰富的国外履历,对于国外和国内的一些研究差异感同身受,她十分乐意地同我们分享:国内与国外从理论到方法,再到研究问题的视角,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才需要彼此间更多的交流。一个国家具体的考古工作,从哪个角度得以发展,还要根据各国自身的特征来看。其实考古和文化历史的底蕴是一样的,比如中国,因为有着丰富的文献资料,所以考古工作一定要和文献相结合;而像美国,印第安人没有文献,就要进行民族调查;再如欧洲,以让大家特别感兴趣的庞贝古城为例,它的考古工作可以和文献结合进行研究。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采访过后,杨建华教授坚持“实践出真知”的诚挚态度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在今后的学习中,我们应更加注重培养杨建华教授躬体力行的实践精神,在实践中探索,在探索中前进,在前进中升华。

 

校庆学生执行团队讲座采访项目组
采访:蒋丹、郭阳
文稿整理:蔚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