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讲座采访

琴音悠扬 踏梦前行——专访西安音乐学院王恪居老师

编辑:杨兆莉 来源:兰州大学校庆网 发布日期:2019-08-22

 

       应兰州大学艺术学院邀请,新生代中提琴演奏家,西安音乐学院管弦系青年教师王恪居来我校访问,并作题为《近代小提琴演奏指导》的专题讲座。王老师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是多个国际顶尖级音乐赛事大奖的获得者和美国耶鲁大学的访问学者,在国际和国内中提琴领域都颇有建树。讲座结束后,王老师在榆中校区闻韶楼接受了兰州大学110周年校庆讲座采访项目组的采访。

 

 

       王老师身着庄重而不单调的黑色西装,尽显艺术家的翩翩风度,简约而不普通的黑框眼镜之下,则是一双流动着艺术神韵的深沉眼眸。阳光明媚,微风徐徐,采访者也满怀一腔敬意与热忱,继续跟随王老师漫游于音乐的海洋。

 

       当今世界,古典音乐汇集了世界不同的文化,具有较强的包容性,这一点使得它在当代文化发展中占据很多优势,在吸收人才的同时他们的文化也在不断更新发展。王老师提到:中国是一个学习能力极强,并且也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国家,自20世纪至今,我们已经经历了近代到现代,现代到当代的蜕变,尤其是20世纪上半叶有很多学者为当代的音乐文化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改革开放又为我们的艺术发展打造了良好的平台。综合这些因素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在音乐教育领域虽然起步较晚,但是后来居上,不断有年轻的音乐工作者在国际上取得好成绩。就我个人而言,两次举办“中国·西安国际中提琴艺术节”也是秉承着“走出去”和“引进来”的原则,在打造中国中提琴软实力的基础上促使中西文化互通。当代的音乐文化不属于某个国家或者某个民族,而是属于全人类,每个人都是音乐文化发展的力量,关键是如何互补,如何创新,这需要人的包容性和创造性。国内外均有其存在的优缺点,关键是如何互补与交融。

 

       世界著名小提琴大师郑京和曾称赞王恪居老师是“一个让人无法忘记的音乐天才!”王老师认为:天赋分两个方面,一是广义的天赋,这适用于每一个学习音乐的孩子,这也决定了他们学习的进度;二是狭义的天赋,这是对于演奏水平已经非常高的艺术家而言,可能在他们都做了一样的努力之后,天赋会来判定他们水平的高低,但这也不是绝对的,音乐是感性艺术,感性(美)的东西没有一个准确的尺度。就音乐而言,天赋永远与勤奋相伴,只有超过百分百的勤奋,才能看到天赋的呈现,所以勤奋是天赋的基础,先做努力,再考虑天赋。当然在我们的教学中也会有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会面对很多反应较慢,事倍功半的学生,这和家庭教育以及学生身边朋友的影响有关。生活就是文化,音乐也是文化的一部分,这是息息相关的,不必苛求在音乐中做到最好,只要认真、尽力去做,听者自然会去欣赏,所谓“众口难调”,每个人的演奏自然有人喜欢也会有人排斥,所以在音乐中展现最好的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这里要强调一点:我并没有忽视技术的存在,技术一定要有,技术最终将服务于艺术。

 

       王老师曾在世界各国多次举办独奏或室内乐音乐会,并与众多知名指挥家、演奏家合作演出。对于中国室内乐的发展,王老师认为:室内乐是一个重要领域,随着中国现代音乐教育的发展,室内乐在中国音乐教育体系中显得尤为重要,而且我们也会愈发意识到今天国内室内乐还有很多需要改进之处。近三十年,许多中国的职业室内乐团在国际舞台上展露光芒,如“上海四重奏”、“汉四重奏”、“琥珀四重奏”、“新魄力四重奏”等,他们都给国内室内乐的发展起到了很重要的借鉴作用。现在专业音乐学院也开始更加注重室内乐人才的培养了。“我个人也很注重室内乐人才的培养,学生在音乐学院不能仅限于在交响乐团培养演奏经验,室内乐团是‘小的’交响乐团,学生要更多尝试在室内乐中培养经验,他们必须意识到室内乐的重要性以及室内乐是培养演奏经验的极佳平台,演奏者之间相互协作培养默契和演奏技术,也帮助他们更好理解西方音乐的风格史、作曲家的创作理念,这也是我在室内乐教学中经常会给学生强调的。希望室内乐发展在中国当代艺术教育领域的重要性能更好地取得共识并得以更好地实践。”

 

       前不久,教育部下发了《关于切实加强新时代高等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意见》要求,各高校要把公共艺术课程与艺术实践纳入教学计划,每位学生须修满学校规定的公共艺术课程学分方能毕业。艺术教育对天赋有一定要求,一般要从小开始训练,但是迫于学业压力,许多学校和学生都忽视了美育,使得学生错过了接受美育的关键期,到大学再强调美育。对于这一现象,知识渊博的王老师提到:“美育”一词自20世纪教育宗师蔡元培时期就得以确立,那个时代的教育工作者,包括历代文化工作者都强调“美育”的重要性。早在孔子时代就已经有“移风易俗,莫善于乐”的认知了。推动西方文化进步的因素也有“美学”,他们认为这是一门感性学科(Aesthetic),这门学科的意义可以理解为“爱智慧”,我们国家现在也更清楚意识到艺术的重要性,把它普及到普通中小学,并且现在中小学艺术课程的教师也会有更大的压力和挑战,他们的要求也随着国家经济文化的发展而被提高,所以这对中国的文化发展和教育而言是好事情。

 

 

       关于如何对学生进行美育,王老师认为还是要从最基本的途径入手:首先是培养学生的感性智慧,一定要尝试去欣赏不同形式、题材、风格、时期的音乐。如果生活中只有流行音乐、嘻哈、民谣,听觉也会乏味,我们常说巴赫、海顿、莫扎特、贝多芬、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等作曲家们影响了西方的音乐文化和审美,怎么影响?不听、不想、不思考我们就无法理解,我们对文化的理解,不去感知,如何认知?只有培养教育工作者的理论素质,才能让他们更加潜移默化去引导、指导学生,培养学生的欣赏能力。西方古典音乐之所以被冠以“高雅”、“文明”这类修饰词,其实是大众的误读,这都是听众太缺乏耐心、缺乏“审美”素质而得出的结论,只有当你去接触了,才会发现经典就在身边,人类的智慧是何等的丰富,你不用智慧和心去尝试理解,如何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现在很多大学设艺术特长生招生,也就是通过艺术特长考核后,可以以较低的文化课分数进入一所大学,对此王老师有着自己的看法:其实关键不在于政策,而在于学生自身,音乐是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不一样,它需要人的感性智慧,不仅需要智商去学习还需要情商去感悟、洞察、捕捉,所以并不代表学音乐的人可以忽略文化知识和理论素养。很多学生没有真正认清这个问题,艺术学习并不是他们忽略文化素养的理由,很多音乐学院的专家、演奏家,他们平时接触的人文社科知识也很多,我们平时读的书也不仅限于音乐,有时候学术研究需要的参考文献涉猎了哲学、人类学等领域,包括对国内外的文学艺术也要有所涉猎,至少要有所了解。“弊端”一词是由于这个领域出现的问题越来越显著而产生的,国家制定特长生政策的初衷是希望提高学生的专业能力,但是学生并不能误以为这是在降低自身文化素养的要求,这个问题必须明确,如果有人还在这种“弊端”下成长,那未来也不会有自己满意的成绩。

 

       很多时候,人们会觉得艺术是“阳春白雪”,离自己很遥远,平时接触的也不多,缺乏了解。对于高雅艺术的普及使其能够“飞入寻常百姓家”以及艺术熏陶对于个人成长的影响,王老师本人并不赞同用“高雅”“阳春白雪”“经典”这些词去形容艺术,艺术就在身边,音乐也是人人都可以欣赏的,没有必要用这种意识来界定音乐。人人都是音乐的一部分,肖邦的“玛祖卡”,还有19世纪后半叶的民族乐派音乐,他们的创作都是源自民间音乐,是依靠作曲家的智慧将这些通俗的音调创作成听众青睐的旋律,所以音乐是一个彰显人类创造力和智慧的文化。再者,当代的文化发展需要共通,共通就需要包容,所以越包容的人就有可能积累更多的智慧,拥有更多的创造力,音乐是一个体现思想深度、视野广度、智慧维度的文化,这就需要靠人的悟性去感悟,每个人对音乐的理解不一样,佛教文化强调慧根,人依靠慧根去寻找自己所喜欢的“经典”,靠审美去筛选自己喜欢的旋律,我相信随着人的文化素养不断提高,生活水平不断提升,审美需求自然会上升,那些真正优秀的文化,经典的作品是会被接纳的。不同的人喜欢不一样的音乐,他们的审美也决定了他们未来发展的空间,对于每个人而言,审美的素质也决定了人的未来。

 

 

       今年即将迎来兰州大学110周年校庆华诞,王老师也为我们送上了自己的祝福:兰州大学是一所百年名校,一个多世纪以来在各个领域不断培养优秀人才。在音乐领域,兰州也是中国音乐艺术事业的福地,兰州大学年复一年地为中国音乐专业领域输送人才,这与学校多年的优良传统是密不可分的。祝愿兰州大学在未来的机遇、挑战中能够“风雨无阻”,在音乐教育领域不断出现骄人成绩,培养拔尖人才,为中国音乐文化事业贡献新力量。

 

校庆学生执行团队讲座采访项目组
采访:李岩、张智恒
文稿整理:李岩